九九热国产手机精品

人妻之幸(上)

202110月27日

人妻之幸(上)

开幕之夜-

“回来这么晚,是堵车还是爆胎?我已经吃完了,准备洗碗了。” “我来洗吧……” “你为什么一个人?于坚呢?” " ... “你是哑巴吗?” "...妈妈,今天我在庙里为爸爸祈祷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年轻人。太有趣了,我告诉我,我想起了上辈子的事情,让我下周去寺庙祈祷。” “如果你和某人结婚,不要总是在外面做爱。于坚不是和你一起去的吗?” “唉...本来打算一起去的,结果把自己留在了门口,就回公司了。” “男人是以事业为重的,至少比你坐牢的前夫强。” " ... “不要一时陷入任何诈骗陷阱,算了,不要连累别人的健康。" "一...妈妈,你为什么不去休息?明天早上你得去医院给爸爸送饭。把盘子放在那里,我来洗。" "我和你爸爸日子不好过。你又不是在工作日有仆人。" "...这个月的家,我把它放在电视机旁边。" "那...消毒柜好像坏了。这两天请人修一下。“ ”我明白了。" -第一周和第一天-。 “真巧?" "你似乎忘记了我们上周的协议..." "...抱歉,我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。“ ”没关系。很高兴能来。这是福吗?” “嗯,反正周末没事干,可以找我爸求个福。" "真孝顺...“ ”我被你孩子口中的“孝顺”称赞,总觉得怪怪的,哈哈哈...但如果爸爸的病一直没治好,我就懒得来这里了,跪着拜的时候穿裙子也不方便。你穿裙子很好看...对不起,你刚才是不是说...你父亲病了?“ ”年轻时从事书法,与其他宗师门下喝酒时写字。现在他老了,五脏六腑都会受到报应。" "在我最后的生命中...我也是辛勤工作的母亲的父亲,她以喝酒和画画为生..." "嘿,我妈妈也是...你刚才是不是说...你的前世?" "嗯,我记得...我上周告诉过你,我现在还记得..." "开什么玩笑?你...了吗?...来这里给他们熏香?哈哈?" "我14、15岁的时候就进宫了,很快...他们上吊自杀了...从来没有给他们熏香..." "你说的是中国古代的宫殿吗?" "1624。" "明朝的人民!1624年……是大明天启的第四年吗?" "你还记得……上辈子的事情吗?" "不,不,不,我高中的时候教历史,这些都有历史记载。但是...我挺好奇的,哈哈。" "真的吗?” “反正我也不急着回家,就听故事吧。" "好的...我是冀州人,生于1620年(大明太常元年),卒于1645年(大顺永昌二年)。我父亲善于模仿,因倒卖假字画入狱,意外逃脱。我母亲擅长工业铸造。由于齐家武器的改进,她也常年受到土匪的威胁。恰逢萨尔胡战役爆发,她在逃亡途中与朋友讨论。她在路上遇到了讨厌的人。他们结婚了,藏在一个偏僻的山林里。" "雪...没什么,没什么,一个小喷嚏,你,你继续。” “我和姐姐第二年出生,我们的生活并不富裕,但很稳定。从小妹妹就偏爱象棋、书法、绘画,我专攻武艺。然而,出于对我们俩的保护,我父母从未允许我们深入研究他们的“私人财产”..." "嗯...挺好的。父母传,一文一武!至少比现在的孩子幸福。” "实际上...我觉得只有上辈子和姐姐在一起,我才觉得自己还活着。为什么要谈幸福……” “我妹妹怎么了?” “在黄金时代,姐姐和爸爸去城里学做生意。当一位宫廷显贵送给她一个玉簪时,我父亲第二天就收到了120两银子……” “噗!你爸爸...卖女孩!所以我妹妹嫁了做妾?” “嗯...锦衣卫衙门里的副千户人才有魅力。婚后不到一年,副千户就被状告为阎党联盟,他们的妹妹也被送到了焦芳署..." "对不起...我没想到你姐姐会成为一名正式的妓女,所以... “教学部怎么能让我进出...然后我妹妹就搬进了皇宫?” “这是一个光明的未来。它一定是被一些达官贵人赎回,选入宫中为皇帝服务的妃子。” “嗯...算是吧……” “对不起,我说错什么了吗?” “我只是...有点感动……” "...所以你...后来考了武举人,你当了皇帝的贴身侍卫,有没有见到她?” “我进宫就是为了见她!没有任何官方认可。” “那你是怎么做到的...进宫?” "一...你下周会来吗?我觉得有点不舒服,想回学校。晚上我得赶一份研究报告。下周我为什么不和你谈谈?” “哦,那没问题...下周这个时间点我们再约,这次我就不站了,哈哈。” “谢谢...因此...下周见。”“嗯,再见……”-第二周的第一天。

-

“对了,上次你匆忙离开的时候,我忘了问你的名字。我该怎么称呼你?”

“我叫...你打电话给我...程

“你好程,我叫。”

“杰...于……”

“干净又干净,周瑜的瑜。”

“没有...于婕姐姐,你好……”

“上周听了你的故事后,我,呃...怎么说呢,觉得挺同情你的,但最后我好像看出你有点...好吧,我觉得不是表演,所以如果我真的碰了什么东西,我们换个话题吧?”

“没关系...上周,你问我是怎么进宫的?”

“是的,弟弟妹妹都很勇敢。我以为你是禁卫军什么的。你可以在宫殿里看到你的妹妹。”

“我去了皇宫...干净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"...我是一个...太监,现在你说,太监……”

“雪...不可能是你父亲当太监卖进宫的。”

"...是我自愿的,也许是这样...他们会上吊自杀……”

“嗯...虽然我不是男人,我无法想象你是怎么得到它的,但如果我是你,我真的很想看我姐姐去皇宫,为什么不走更严肃的路呢?”

"...哦...巨响...但只有这条路...真的可以留在她身边……”

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伤害你内心的自尊……”

“没事的...我姐姐可能不明白为什么我在她死前做了这件事...但是我真的...只想留在她身边,总比在法庭上做一只鹰犬好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你别难过了,我没有看不起你,再说了,太监也可以权倾朝野,说不定你就是第二个魏忠贤,对吧?更重要的是,如果你深爱着你的妹妹,最后意识到这一点就好了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。”

"...你不嫌弃我就好……”

“我...当然不是不喜欢。能给姐姐清洗身体,也说明你们绝不是普通的嫂子情谊。如此纯洁真诚,活在当下,没有人会做出这样的牺牲。”

“谢谢,非常感谢...事实上,当我们年轻的时候,我们无法让自己保持平静。我们小的时候,姐姐一定是自愿决定入宫的,所以...我也希望有一个干净的身体。”

“其实你是什么身份并不重要,更不要说不喜欢了。我对你去皇宫更好奇。”

“姐姐应该是从教工部学来的‘绝活’,因入宫而获得了一位内阁大臣的赏识。我还偷过一次,绑架过一次,闯入过一次。知道她已经离开了...进宫后被分配到兵部,和年迈的李公公一起在宫中学习规矩,被认做老师。虽然他不是大官,但他什么都听说过……”

“那你也很幸运。一入宫,就有贵人相助。至少有一个‘指南’。你姐姐是通过他找到的吗?”

“这不...闲暇时和老师一起玩,在泰医院找药。我遇到几个丫鬟,她们闲扯着自己的小妾进宫,上前打听一二,才知道是我妹妹……”

“你的老师,表面上是想和你商量,但实质上他是打算让你去泰医院关注后宫的“八卦”。总是后宫...应该跟你的参谋局没有太多交集。”

“我原属二十四衙门、十二监、四司八司,后宫由太后及其女官统领,称六司一司,两个丫鬟属役局、粮食局。恰好朝廷内外都在彻查燕党,三法六部、都察院、内阁也不例外...在这种警惕的情况下,很难向第六局和第一师转移更多的资金...多亏了老师的帮助,我成功地调到了后宫。”

”看来这个“指南”也是帮助你“转型”的伯乐。在严峻的形势下,为你想办法转移到后宫,一定花了很多心血和金钱。”

“师傅和龚正思是掌印太监...旧社会,他们同时去宫里打扫卫生,龚正思的司在东厂当服务主管。后来,随着魏延的衰落,他被调职降职为龚正思。虽然他在战争局不是重要职位,但与后宫相比,他是一份严肃的工作。”

“原来这个司政只是教务处的代课老师,可是为什么手印太监愿意为你的老师做这些呢?你刚才不是说了吗...全城戒备?”

“抓住它的疼痛手柄...并且投其所好……”

“你的老师掌握他的黑材料了吗?”

“抓住它的疼痛手柄...并且投其所好……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...呃,你看,好像要下雨了。不如下次再说吧?”

“没关系。待会去问寺里的住持。随便借一个。”

“没有...我想回学校...再见,杰...余,姐姐。”

“好的...我们下周再谈。再见程-第三周的第一天。

-

“我姐姐这周有空吗?”

“是一样的。上次聊得很开心,没有留下联系方式什么的。在你来之前,我还在想,想继续听你说话怎么办?哈哈。”

“对不起,上周我突然感到情绪激动...希望你不要介意……”

“怎么会突然情绪化?”

“没什么,毕竟是一辈子前的事了……上周我们聊到哪里了?”

“你好像在说你的老师,抓住他的痛点,给他他喜欢的东西。”

“后宫里太监不多...他们都是经过“严格挑选”的,但老师了解到,龚正思负责印刷太监...龙阳的秘密。”

“你是说,太监在后宫有...龙阳瘾?”

“十有八九......”

“也许你的老师会教你,嗯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你足够伟大,可以为你妹妹做同性恋……”

“我就知道...你可能无法接受……”

“被误解了,我只是同情和好奇。既然是干净太监,就算有龙阳瘾,也只能偷油?”

“其实,太监...也有“玉茎重生”的说法,这与皇帝久病不愈不谋而合,还有曾经有权倚手而立的魏延,以及在寝宫侍奉的妃子……”

“你师父李公公得知,这位手印太监有着龙阳之癖,和魏忠贤一样,又出生了!难怪.....你从小学习武术,受了很多委屈……”

“破罐子破摔...反正不是男的也不是女的。见到姐姐真好……”

“我不知道你姐姐会有什么反应,但作为一个局外人,我听你说过,你会为一个去了清宫的人做太监,并且会毫不犹豫地做同性恋。我不能说我一时感动,但我更无奈……”

“也许你的反应就是她的反应...至少我第一次见到她时,她对我的反应是没有感动的。”

“久别重逢,怎能不感动?”

“第一次和她重聚是在我掌权半年后,我接到了关于她和鞭打的指令。”

“我姐姐有没有犯错?”

“黄贵妃的猫闯进闺房,受了伤。巩峥被判虐待。我也不知道怎么开始...在其他人手里。我只记得...我犹豫的时候,她瞪了我一眼。比如责备我...此刻的懦弱……”

“我也做不到,再见面太尴尬了。”

“行刑后的晚上,我还偷偷爬上屋檐,偷偷潜入闺房给她打石膏。”

“虽然他们都在后宫,但你们两个似乎很难见面。”

“我真的很想和她聊一整夜...可惜,她只对我说了三个字。”

“三句话?”

“我不能吃药。你不应该进入皇宫。忘记我们最初的关系。”

“这个......你觉得你姐姐的惩罚不是狠就是有预谋?”

“毕竟在后宫内部,从慈禧太后到太监宫女,都是口是心非,口是心非。在动荡的时代,每个人都为自我保护而害怕邪恶,她无法逃脱命运的起伏。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我还是能在一定程度上理解她的想法...当我们将来见面时,我们了解了她的‘计划’。”

“毕竟血浓于水,感同身受是天生的默契...哦,对不起,我先接个电话...嗯嗯...对不起,我的司机打电话给我,说我丈夫出差回家了,问我要不要早点回去吃饭……”

“哦...好的……”

“对不起,我会把我的电话号码写给你。你下周给我打电话。咱们约个时间再谈吧?”

“好...再见,姐姐。”

“再见,程。”-第四周的一天。

-

”我想...这个星期,你不会来了……” “我还以为我们没有提前预约,所以你这周可能不会来了。”。 “这是...我们的默契?” “这周我和老公约好看电影,但是一出门就被他放了。我想起父亲这周要做手术,就过来求个福,顺便看看你在不在。” “哦...你丈夫呢...出差去了?” “他在进出口贸易机构工作,一个忙碌的人往往需要“娱乐外交”。作为妻子,一定要学会接受和理解,呵呵。” “你是...开心吗?” “开心,和其他姐妹比起来,至少每周都有一些空余的时间过来烧香,和你聊天,挺好的。” “嗯……” “我上辈子在皇宫里,所以我不应该这样,所以我会花时间和一个人在一起。哈哈。” “嗯...如果有机会,我愿意这样和姐姐聊天……” “我记得上周你说第一次见她,你的反应相当冷漠。你有什么打算?” “午夜第二次见面,发现她在后院假山旁和一个黑衣人窃窃私语。我不知道她在和谁说话。但是,夜巡主管发现我在用飞镖寄信,测试了黑衣人的技能,带他和我一起去了一个安全的地方。后来,这个人被抓去掩护他的妹妹...原来是朝鲜一个二等公务员手下的剑客。” “你姐姐和那个剑客有染吗?” “一开始我以为第二天半夜再次潜入姐姐的闺房,询问她的身份和命运时,她的反应出奇的平静,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被囚禁的准备...与其说剑客和她有染,不如说...她全是用过的棋子。” “用过的棋子?谁用谁?” “内阁...崇祯,我应该说。” “是崇祯,让内阁把你妹妹从教坊部赎出来?” "是...没有魏延崇祯,我们只能依靠内阁。当国家缺粮缺薪的时候,在国内外,如果我们彻底调查所有与严党有关的人,皇帝身边就没有人了...在一次微服私访中,崇祯在教坊司偶遇了她的妹妹,命内阁招她入宫,名为赏妃酬妃,依靠她辨别后宫中的忠信奸犯。 “所以,是崇祯安排你妹妹进宫,被鞭打,还认识剑士...但得到了皇帝的赏识和重用,比任何东厂锦衣卫都强。” “崇祯多疑,明知铲除魏延绝非易事,知者皆有纰漏...看她姐姐的身世,她父亲为了钱卖身,娶了上千个小妾,在教坊司侍奉上官,招募她做崇祯在宫中的马前卒。她的命运...从来没有真正掌握在她自己手中!" "事情就像下棋。你曾经为你的妹妹而活吗?你的命运不是掌握在她手里吗?" "也许如你所说...我有其他选择,但是她呢?如果我没有想到她,她能留在她整个生命中的只有某种身份..." "我能理解,但我不同意。身份是主观的,角色是客观的。你妹妹只是在扮演不同的角色。我相信她会有自己身份的答案。" "我不在乎!她跟我只有一个身份,那就是我最在乎她的人!对不起...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来控制目前的局面。我只是爱一个人。我认为这并不难。" "你关心她,为她设想。她也在扮演被爱的角色。就像剑客一样,她也是在扮演崇祯的“棋子”,仅此而已。我只是为你沉重的爱感到委屈。虽然我不知道你后来怎么样了,但我觉得你只是一厢情愿。最后,你掉了一个空...我有点不好意思说出来。我应该道歉。作为一个不了解自己的人,我没有资格评价别人的感受。" "不要道歉...你有你的理解,我不介意..." "别看我漂亮的衣服,其实我是个很可怕的人...听着,是时候了,一个糟糕的电话打来了。不知道是什么不好的原因促使我这次离开。 “不开心的话可以告诉我……”“没事,下周再说吧,拜拜~“再见,姐姐。”

回到顶部

Powered by 九九热国产手机精品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1 版权所有